養生騙局層出不窮養生類文章實為東拼西湊而成 微信約炮聊天記錄圖

發布時間:2018-12-31  養生 騙局 層出不窮 養生 文章 實為 東拼西湊 而成 光明網 

一些養生類文章實為東拼西湊而成

“酸堿體質”騙局被戳穿引熱議記者調查發現

□ 本報記者 韓丹東

□ 本報實習生 李戀潔

前不久,“酸堿體質理論”在美國被判為騙局。美國圣地亞哥法庭判決“酸堿體質理論”創始人羅伯特·歐·揚賠償一名癌癥患者1.05億美元。此事一經報道立刻引起廣泛關注。

“酸堿體質理論”不僅在美國產生了影響,在中國的“市場”也不小。在自媒體平臺,支持“酸堿體質理論”的文章為數不少。

可騙局終究是騙局,總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為了戳破偽科學的騙局,《法制日報》記者梳理了近年來被曝光的偽科學和養生騙局,詳細調查了其產生和傳播的過程以及試圖達到的目的。

養生騙局層出不窮

“酸堿體質理論”這一騙局一經揭穿,立刻引起軒然大波。盡管這一說法曾多次被質疑,但以“弱堿性有益健康”為商業噱頭的產品仍然層出不窮。

比如,有文章稱,X染色體耐酸,Y染色體耐堿,這是酸堿調理影響生男生女的說法;根據酸堿體質理論,痛風患者尿酸指標高,小蘇打水呈堿性,因此喝小蘇打水能夠調節尿酸;腫瘤病人體質是酸性的……基于“弱堿性有益健康”產生了許多相關產品,時至今日,這些產品的銷量依然可觀。

“酸堿體質理論”騙局真正被揭穿,是因為美國一位癌癥患者被這套說法忽悠,放棄了正規的化療,而是采用羅伯特·歐·揚的堿性療法治療,最終導致癌癥病情發展到Ⅳ期。實際上,所謂的堿性療法,只是在靜脈注射的藥物中添加堿性的小蘇打而已。結果,羅伯特·歐·揚被告上法庭,被判巨額賠償。

近年來,各類養生騙局不在少數,也有不少“養生專家”被曝光。

2000年9月30日,胡萬林因犯非法行醫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5年。胡萬林治病的核心理論是:人生百病皆因水,病了的人就該用芒硝強行“脫水”;

臺灣“排毒教父”林光常的理論是“生吃”“不喝煮開的水”“牛奶是牛喝的,不是人喝的”,忽悠癌癥患者放棄化療,而吃他的排毒餐;

保健類圖書暢銷作家張悟本在《把吃出來的病吃回去》中夸大食療的功效,將食療神化,認為多喝綠豆湯、吃生茄子和生蘿卜,不僅防病,還能治病;

暢銷書《不生病的智慧》《父母是孩子最好的醫生》《溫度決定生老病死》的作家馬悅凌提出用泥鰍治療漸凍癥的辦法,受到各方質疑。在國內科學傳播公益團體“科學松鼠會”的網站上,標簽中含有馬悅凌的有12篇,這些文章一一駁斥了馬悅凌的溫度致病、補血治病、漸凍人治療等觀點……

這些“養生專家”大都有一套看似成熟的理論,甚至會出書宣傳介紹自己救人的案例和理論等,環環的套路讓人們防不勝防,終致迷信。

中老年人更易關注轉發

“完全不感興趣。”問及對于養生類文章是否感興趣時,北京一家媒體的編輯何奔這樣回答。在他看來,這類文章有很多說法都不合理。

記者在采訪過程中了解到,大多數年輕人對此并不熱衷,但其父輩和祖輩的態度卻常常相反,他們不僅十分關注,并且出于“熱心”和“關愛”,還常常會進行有針對性的轉發。

“對于這些養生類的知識,我都是當作騷擾信息來看,但是我媽媽不這樣覺得,她每天都看類似的東西,也許和步入中年有關系吧。”北京某高校的在讀學生王世杰告訴記者。

王世杰說,盡管他對這些所謂的養生文章不感興趣,但是經常收到相關信息,大多都是長輩發來的。

何奔告訴記者,對于未經求證的信息,他不會轉發。對于其他人轉發的一些所謂養生文章,他大多置之不理,因為轉發這些的大多是年齡偏大的人群。“如果是我父母轉發的,我會求證一下這個知識,看其是否科學,避免他們上當受騙,也會提醒他們這些說法是錯誤的,別再轉發”。

在北京一家事業單位工作的韓英也時常遇到類似情形。她的叔叔已經退休幾年了,特別在意養生,每天都在微信群里轉發一些關于養生的文章。最近,韓英的叔叔就轉發了“一旦查出尿酸高,謹記三句話,喝好四種水”“16個健康警戒線全劃出來了,壽命長短由它決定”“半夜容易醒的人,是這里堵住了”等文章。

“這些養生文章的說法是否真實,大多無從考證。”韓英說。

養生文章大多是廣告

現在,群眾物質生活越來越豐富,人們關注的重點由“吃得好”逐漸轉向“吃得健康”,健康、養生成為大眾關注的話題。人們關注點的轉移,也帶火了養生市場。那么,養生類文章究竟有多火呢?新浪輿情披露的數據顯示,平均每天就有超過4萬條有關養生的信息,其中微信和微博是最主要的信息來源。

那么,這些被廣泛轉發的所謂養生類文章究竟是怎樣產生的?據調查,形形色色的養生類文章其實摻雜著不少水分:有的養生類文章其實是為了追求點擊率而制造的虛假養生學、有的養生類文章其實是推銷保健品的廣告。

記者隨機挑選幾篇關于養生的文章,試圖查找文章中提及的專業期刊的文章,但幾乎很難查到與之對應的來源文章。

對此,北京某醫學院校的學生張磊告訴記者:“自媒體不是科研單位,一些養生類文章中出現的知識大多是引用其他文章或者其他自媒體引用過的,然后直接抄襲,只要能顯得有依據就可以了,當然也有可能會斷章取義。比如,一些公眾號在寫文章時只選擇對其有利的那部分內容,所以很難查到對應文章。”

張磊告訴記者,他的很多朋友都創建有類似的科普類公眾號,操作模式大多是找到幾篇相關文章,略作改動,加上廣告然后發布出去。

記者聯系到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此類公號的小編,這一公眾號由一家醫療機構創辦,而日常打理維護是外包到這名小編所在的公司。當被問及如何寫出看似“旁征博引”的養生文章時,這名小編說:“我們通過網絡獲取資料,然后進行加工,最后以合理的方式呈現給大眾,合情合理就行,當然也會考慮真實性,不會誤導讀者。這也是客戶給我們提的要求,對于發的主題和廣告是有要求的,但是對具體內容不會提出意見,和醫療養生相關即可。”

制圖/李曉軍

[責編:張璋]

閱讀剩余全文()
瀑哚網
164彩票 山西省 | 宁阳县 | 泰来县 | 古丈县 | 东源县 | 永新县 | 武安市 | 惠安县 | 翁牛特旗 | 沧源 | 乌兰察布市 | 江山市 | 香港 | 江孜县 | 丹棱县 | 阳城县 | 平果县 | 河津市 | 喀喇沁旗 | 沙湾县 | 新民市 | 长垣县 | 金寨县 | 永清县 | 唐海县 | 康平县 | 平利县 | 青州市 | 兴文县 | 治多县 | 商河县 | 宁强县 | 金昌市 | 韶关市 | 枣强县 | 绥滨县 | 额尔古纳市 | 吴川市 | 镇坪县 | 张家界市 | 工布江达县 | 文化 | 枣庄市 | 高邮市 | 马公市 | 青阳县 | 桂平市 | 太谷县 | 无为县 | 陆河县 | 富民县 | 大埔区 | 奈曼旗 | 枣强县 | 灵武市 | 西林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阿勒泰市 | 茌平县 | 教育 | 大冶市 | 招远市 | 盐亭县 | 南皮县 | 京山县 | 乐亭县 | 乐清市 | 潮安县 | 揭西县 | 大姚县 | 石渠县 | 富民县 | 新昌县 | 新蔡县 | 宜兴市 | 隆德县 | 湖州市 | 湾仔区 | 武城县 | 南木林县 | 玉溪市 | 康平县 | 东台市 | 昭平县 | 永寿县 | 陇南市 | 呈贡县 | 德庆县 | 松阳县 | 东至县 | 宣武区 | 无极县 | 奉贤区 | 高雄市 | 渑池县 | 泽库县 | 获嘉县 | 徐汇区 | 邢台县 | 肥东县 | 桃源县 | 昌宁县 | 华宁县 | 怀集县 | 石屏县 | 博客 | 齐齐哈尔市 | 临沂市 | 海盐县 | 芮城县 | 大新县 | 抚松县 | 新竹市 | 县级市 | 龙岩市 | 边坝县 | 绥化市 | 浦县 | 皋兰县 | 清流县 | 大悟县 | 大兴区 | 大港区 | 富蕴县 | 武鸣县 | 新昌县 | 馆陶县 | 四会市 | 西乌珠穆沁旗 | 阿拉善盟 | 三原县 | 博野县 | 迁西县 | 宝兴县 | 沧源 | 宣化县 | 涟水县 | 云浮市 | 邻水 | 德清县 | 万荣县 | 昭苏县 | 定边县 | 双牌县 | 望奎县 | 拜泉县 | 左贡县 | 霍山县 | 南川市 | 金平 | 娱乐 | 通化县 | 湘阴县 | 达拉特旗 | 灵璧县 | 宜黄县 | 玉环县 | 宜昌市 | 阳谷县 | 瑞金市 | 正镶白旗 | 车致 | 定远县 | 高碑店市 | 昭平县 | 东阳市 | 晋宁县 | 锦州市 | 罗定市 | 定襄县 | 霍邱县 | 顺义区 | 德惠市 | 临武县 | 华容县 | 河池市 | 新乡县 | 九江市 | 呼和浩特市 | 丹东市 | 元朗区 | 兴文县 | 农安县 | 百色市 | 凌海市 | 兴义市 | 保德县 | 韶山市 | 格尔木市 | 盘山县 | 青冈县 | 阿拉尔市 | 苗栗县 | 静安区 | 辉南县 | 澜沧 | 长寿区 | 岑溪市 | 临海市 | 酒泉市 | 东源县 | 平湖市 | 平塘县 | 囊谦县 | 体育 | 苏州市 | 成都市 | 涞水县 | 紫云 | 顺平县 | 成安县 | 桃园县 | 汉源县 | 获嘉县 | 绥芬河市 | 财经 | 湖北省 | 天门市 | 定襄县 | 吉首市 | 曲周县 | 新宁县 | 吉木萨尔县 | 中牟县 | 宕昌县 | 朝阳市 | 全南县 | 奉新县 | 竹山县 | 札达县 | 平武县 | 沙洋县 | 额济纳旗 | 塔河县 | 玉田县 | 项城市 | 皮山县 | 贵溪市 | 泾阳县 | 临漳县 | 定南县 | 喀什市 | 长春市 | 无棣县 | 阳西县 | 塔城市 | 文化 | 申扎县 | 桂平市 | 张家界市 | 凤山县 |